1. <track id="afjae"></track>

      1. <acronym id="afjae"></acronym>
        <optgroup id="afjae"></optgroup>

        首頁 > 新聞資訊 > 世界語言譜系綜覽
        產品類別 / CATEGORY
        聯系我們 / CONTACT US

        北京譯海騰飛翻譯公司

        聯系電話:010-81534401,65677906

        公司傳真:010-65677906

        項目經理:13241835386

        聯系信箱:81534401@163.com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南郎家園1號大北寫字樓512室(國貿橋東南角,緊鄰招商局、海航大廈)

        郵政編碼:100022

        公司網址:http://www.msmaggi4goa.com

        新聞資訊
        世界語言譜系綜覽
        編輯:北京譯海騰飛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18-04-13

        世界語言譜系綜覽

         

        研究語言譜系關系和語言分化規律的語言學分支是歷史比較語言學。

        根據歷史比較語言學的研究成果,一般認為世界上的語言按其親屬關系可以分為十幾或二十幾個語系,其中比較知名的有印歐語系、漢藏語系、烏拉爾語系、阿爾泰語系、閃-含語系、高加索語系、達羅毗荼語系、南島語系(又稱馬來-玻利尼西亞語系)、南亞語系等十大語系。

         

        歷史語言學把來自一個共同原始母語的所有語言都劃歸到同一個語系當中,而語系下面還分有語族、語支、語言、方言、土語等,語族細分還可以分為亞語族,語支細分也還可以分語組。

         

        Language Family:語系

        Language Group:語族

        Language Sub-Group:亞語族(次語族)

        Language Branch:語支

        Language:語言(語種)

        Dialect:方言

        Sub-Dialect:土語(亞方言、次方言)

         

        一、印歐語系(Indo-European Family

         

        印歐語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語系,亦是最為廣泛研究的語系。印歐語系包含了世界上許多最重要的語言,如英語、西班牙語、法語、德語、俄語等等。這些語言是很多國家和組織的官方語言,在世界商業、科技、學術、通訊、國際會議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上述語言的使用者占全球總人口的一半以上。印歐語系還包含使用人數眾多的語言如葡萄牙語、印地語、孟加拉語等等。關于宗教、文化、哲學方面的一些經典語言也在印歐語系中,如拉丁語、希臘語、波斯語、梵語、巴利語等。

         

        印歐語系的語言有屈折的特性(動詞、名詞根據在句中的成分、作用不同而產生不同的詞尾變化)。有些語言(如英語)在演變過程中喪失了很多屈折變化而變得相對簡單。

         

        印歐語系的分布,從美洲、經過歐洲,一直延伸到印度次大陸北部。一般認為原始印歐語是在新石器時代(約公元前7000年)發源于黑海北部森林地區(現烏克蘭、立陶宛一帶)。這些歐洲大陸的原始居民在公元前3500—前2500年間開始遷移,向西到歐洲最西端,往南到地中海,向北直至斯堪的納維亞,往東到達印度。

         

        (一)凱爾特語族(Celtic Branch):

         

        凱爾特語族是印歐語系中比較小的語族。凱爾特語早期散布在歐洲的廣大地區,由于羅馬人和日耳曼人的征服、民族大遷移等原因,凱爾特語的使用者被驅趕到了威爾士、愛爾蘭、蘇格蘭等地。凱爾特語族包括的主要語言有威爾士語,愛爾蘭蓋爾語和蘇格蘭蓋爾語。還包括一些已經滅絕的語言,如康沃爾語(Cornish),高盧語(Gaulish),曼島語(Manx)等。凱爾特人的一支遷回法國,他們的語言叫做不列顛語(Breton)。威爾士語采用“謂—主—賓”的句子結構。

         

        (二)日耳曼語族(Germanic Branch):

        日耳曼語族發源于古諾斯語(Old Norse)和薩克遜語(Saxon)。世界上應用最廣的英語就是日耳曼語族的成員。英語和北海沿岸和沿海島嶼的弗里西亞語(Frisian)最為接近。它們都屬于西日耳曼語支。同屬該語支的還有德語和荷蘭語。荷蘭語的變體有弗拉芒語和南非荷蘭語;德語有使用希伯來字母的變體意地緒語(或稱依地語、猶太德語,Yiddish)。

         

        北日耳曼語支(或斯堪的納維亞語支)包括丹麥語、挪威語、瑞典語,冰島語由于長期與大陸隔絕,較多地保留了古諾斯語的特點。與之接近的是法羅語(Faroese)。同屬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的還有芬蘭,但芬蘭語不屬于印歐語系。

         

        東日耳曼語族已經消亡,包括中歐的哥特語(Gothic)、北非的梵代爾語(Vandal)等等。德語名詞有三種性、四個格。英語已經喪失了格和性的變化。

         

        (三)羅曼語族(Roman Branch):

         

        羅曼語族又稱拉丁語族,全部語言都由拉丁語演化而來。羅曼語族包含的大語種有:法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羅馬尼亞語。意大利語和葡萄牙語是現存的和拉丁語最接近的語言。法語和拉丁語只是在拼寫上相似,發音已經大不相同。西班牙語受阿拉伯語和巴斯克語影響較大,羅馬尼亞語被斯拉夫語包圍,受其影響頗深。

         

        羅曼語族的小語種有西班牙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語(Catalan),法國南部的普羅旺斯語(Provencal),摩爾多瓦語(Moldovian)。除拉丁語外,已經滅亡的羅曼語還有奧斯干語(Oscan)、達爾馬西亞語(Dalmatian)、烏布利亞語(Umbrian)等等。拉丁語名詞有三個性、六個格,是一種高度屈折的語言,采用“主—謂—賓”的句法結構。

         

        (四)斯拉夫語族(Slavic Branch):

         

        斯拉夫語族處于東歐,普遍采用西里爾字母。斯拉夫語族的顯著特征是復輔音發達,比如塞語叫作srpski,克語叫作hrvatski;名詞的格繁多。

         

        東斯拉夫語支包含俄語、烏克蘭語和白俄羅斯語。

         

        西斯拉夫語支包含波蘭語、捷克語和斯洛伐克語。捷克語和斯洛伐克語曾合稱為波希米亞語(Bohemian)。

         

        南斯拉夫語支包含保加利亞語、塞爾維亞語、克羅地亞語、斯洛文尼亞語、馬其頓語、波斯尼亞語。中間有不屬于印歐語系的匈牙利語隔開。這是我們目前為止遇到的第二個不屬于印歐語系的歐洲語言。

         

        (五)波羅的語族(Baltic Branch):

         

        三個波羅的海國家有兩種波羅的語言。一是立陶宛語,二是拉脫維亞語。愛沙尼亞語和芬蘭語同宗,不屬于印歐語系。這是第三個不屬于印歐語系的歐洲語言。

         

        立陶宛語是印歐語系中最古老的語言之一,為研究印歐語系的起源和演化起著重要作用。波羅的語族已經滅亡的語言是古普魯士語(Prussian)。

         

        (六)希臘語:

        希臘語自成一支?,F代希臘語是標準語克伊內語(Koine)的后裔。荷馬史詩所用的希臘語稱作古希臘語,和現代希臘語有諸多不同。希臘語名詞有三性四格,使用獨特的希臘字母。該字母表由腓尼基字母演變而來,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字母之一。拉丁字母和西里爾字母都是由希臘字母演變而來。

         

        (七)阿爾巴尼亞語:

        阿爾巴尼亞語區位于亞得里亞海之東,塞爾維亞—克羅地亞語區之南。其本身的核心詞匯顯示出它是印歐語系的一個獨立分支。

         

        (八)亞美尼亞語:

        在小亞細亞有印歐語系的另一單獨分支—亞美尼亞語。該語言輔音發達,有很多波斯語借詞。

         

        (九)印度—伊朗語族(Indo-Iranian Branch):

        印歐語系在亞洲的大分支叫做印度—伊朗語族。它由伊朗語支和印度語支組成。伊朗語支由古波斯語演化而來。最早的文獻是波斯王國的大流士一世時的碑銘,及已經滅絕的阿維斯坦語(Avestan)寫的圣經。

         

        伊朗語支現存的主要語種有波斯語、庫爾德語。向東有阿富汗的普什圖語,向西有高加索地區的奧塞梯語(Ossete/Ossetian)、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語。

         

        印度語支包含語言數目眾多,多由梵語演化而來。梵語是古代印度的標準語言,是文學、藝術、學術著作的語言。巴利語(Pali)是古代印度些佛經的語言。

         

        現代的印度語支語言中,比較重要的有印地語、烏爾都語、尼泊爾語、孟加拉語和僧伽羅語。其中印地語、尼泊爾語、孟加拉語使用天城體文字或其變體。烏爾都語是巴基斯坦的國語,由于其國民為穆斯林,所以使用阿拉伯文字。僧伽羅語是斯里蘭卡的國語,使用源自巴利文的特殊文字。

         

        印度語支方言眾多,其中使用人數較多的有以下這些語言:馬拉蒂語、古吉拉特語/鳩遮拉特語(Gujerati)、旁遮普語、拉賈斯坦語(Rajasthani)、奧里亞語(Oriya)、克什米爾語、信德語、比哈里語(Bihari)、阿薩姆語(Assamese)等等。

         

        除此之外,印度語支還有馬爾代夫語(Maldivian)、吉普賽語(羅姆語)等等。印度南部語言如泰米爾語并不屬于印歐語系。舉例來說,印度北方的印地語和英、法、希臘語更為接近,而和印度南方語毫無關聯。

         

        (十)吐火羅語、赫梯語:

        根據在中國新疆發現的公元六世紀的手稿,人們知道了中亞有吐火羅語(Tocharian/Tokharian)。吐火羅人是文化程度很高的民族,公元一千年左右為維吾爾人所敗,其后消失。

         

        赫梯語(Hittite)是小亞細亞的古代語言,存有楔形文字銘文。

         

        二、漢藏語系(Sino-Tibetan Family

         

        按使用人數來算,漢藏語系是僅次于印歐語系的第二大語系。它包括世界上使用人數最多的語言—漢語普通話。

         

        漢藏語系一般歸為四個語族,即漢語族、藏緬語族、侗臺語族和苗瑤語族。關于漢藏語系的分類和歸屬,學術界一直有爭論。西方一些學者一般認為侗臺和苗瑤不屬于漢藏語系,而屬于南亞語系?! ”疚膹拇蠖鄶抵袊箨憣W者及部分西方學者的觀點,將它們納入漢藏語系。

         

        漢藏語系的語言一般是由單音節字組成的聲調語言。詞由單個音節的字組成,每個音節都有聲調。漢語北方話有四個聲調,泰語有五調,粵語有九調。很多語言是孤立語,使用虛詞和語序作為表達語法意義的主要手段。

         

        (一) 漢語族(Sinitic Branch):

        漢語族包含中國境內漢民族使用的多種語言,即漢語普通話、吳語、粵語、閩語、贛語、湘語、客家語(Hakka)。這些語言使用約五萬多漢字,常用漢字約六千個。

         

        (二) 藏緬語族(Tibeto-Burman Branch):

        藏緬語族的大語種有藏語、緬甸語;小語種有中國南部的彝語、傈僳語、拉祜語(Lahu),緬甸的克倫語(Karen),不丹的宗卡語(Jonkha),尼泊爾的內瓦里語(Newari)等等。這些語言使用的文字大多來源于印度文字。

         

        (三) 侗臺語族(Tai Branch):

        又稱侗泰語族、侗傣語族或壯侗語族。包括泰語、老撾語,中國的壯語、布依語、侗語、怒語等等。

         

        (四) 苗瑤語族(Miao-Yao Branch):

        主要包括中國少數民族的苗語、瑤語、畬語。

         

        三、閃含語系(Semitic-Hamitic Family

        閃含語系也稱“亞非語系”或“阿非羅—亞細亞語系”(Afro-Asiatic Family),主要分布在亞洲的阿拉伯半島和非洲的北部。閃含語系的名稱是從圣經的傳說中挪亞的兩個兒子的名字來源的。圣經說挪亞的兒子閃是希伯來人的祖先,含是亞述人和非洲人的祖先。

         

        閃含語系的主要共同特征是:輔音除了清輔音、濁輔音外,還有一種重輔音,在口腔后部和喉腔形成,又叫喉音。名詞有格和性,但比印歐語系簡單。阿拉伯和希伯來字母只有輔音,元音用附加上輔音上的符號表示。書寫時一般也只寫輔音,讀者需要從語境中判斷出正確的元音。

         

        (一) 閃語族(Semitic Branch):

        阿拉伯語是閃語族中重要的成員。它是很多伊斯蘭國家的宗教、文學、以及官方的語言,也是聯合國六種工作語言之一。

         

        馬耳他是天主教國家,馬耳他語(Maltese)使用拉丁字母,但屬于閃語族。

         

        閃語族另一重要語言是希伯來語。它是猶太教的語言,也是舊約圣經最早的手抄本使用的語言。希伯來語使用自己的一套特殊字符,作為口語曾經消亡過一段時間,后來被人為恢復為口語,現在是以色列的國語。

         

        同屬閃語族的還有埃塞俄比亞的阿姆哈拉語、亞述王朝的阿卡德語(Akkadian)、亞述語(Assyrian)。

         

        最后要提到的是阿拉米語(Aramaic),它曾經是波斯王朝的主要官方語言,擴展于中東、近東的廣大地區,與希臘語競爭,取代了希伯來語、亞述語等許多其它語言。后來由于阿拉伯語的擴張而被排擠,現存于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和伊朗的孤立小塊地區。

         

        (二) 埃及語族(Egyptian Branch):

        這是一個已經滅絕了的語族,包括公元前四千年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及后期的使用近似希臘字母文字的科普特語(Coptic)。十七世紀,埃及語滅亡,被阿拉伯語所取代。

         

        (三) 貝貝爾語族(Berber Branch):

        貝貝爾語族位于北非山地,代表語言有特哇力語(Tuareg)、卡比勒語(Kabyle)、塔馬舍克語(Tamazight)等。它們在非洲北部抵擋住了阿拉伯語的進攻。

         

        (四) 庫施特語族(Cushite Branch):

        主要分布于埃塞俄比亞、厄立特里亞、蘇丹和索馬里。包括索馬里語(Somali)、加拉語(Galla)、貝扎語(Beja)等等。

         

        (五) 乍得語族(Chadic Branch):

        乍得語族包括尼日利亞、乍得和喀麥隆地區使用的約600種語言。其中最主要的是豪薩語,它是尼日利亞的主要語言,從前使用阿拉伯字母,現在采用拉丁字母。

         

        埃及語族、貝貝爾語族、庫施特語族和乍得語族可合稱“含語族”(Hamitic Branch)。

         

        四、烏拉爾語系(Uralic Family

        前面提到,有三種歐洲語言不屬于印歐語系:芬蘭語、匈牙利語和愛沙尼亞語。它們屬于烏拉爾語系。烏拉爾語的原始居民在大約1500年前從烏拉爾山脈的西伯利亞一側遷入歐洲,生活習俗已經完全歐洲化,但語言仍然保存了原來的面貌。烏拉爾語系分為兩個大語族:芬蘭—烏戈爾語族和薩莫耶德語族。

         

        (一) 芬蘭—烏戈爾語族(Finno-Ugric Branch):

        該語族分為兩個語支。芬蘭語支包括十分相似的芬蘭語和愛沙尼亞語,以及西伯利亞的莫爾多維亞語(Mordvin)、烏德穆爾特語(Udmurt)、科米語(Komi)等小語種。烏戈爾語支包括匈牙利語及與之相近的處于中西伯利亞的奧斯恰克語(Ostyak)、沃古爾語(Vogul)。

         

        (二) 薩莫耶德語族(Samoyed Branch):

        在葉尼塞河沿岸約有一萬八千人說薩莫耶德語族的語言,如塞爾庫普語(Selkup)、涅涅茨語(Nenets)、牙納桑語(Nganasan)、埃內茨語(Enets)等等。

         

        烏拉爾語系諸語言比前面幾個語系的語言更為屈折,詞尾后綴變化豐富。芬蘭語名詞有15個格,匈牙利語有17個!一些常見的國名在這些語言里變得不再熟悉,例如芬蘭語中的“芬蘭”、“德國”、“法國”分別叫做Suomi,Saksa,Ranska,與Finland,Germany,France相去甚遠。

         

        五、阿爾泰語系(Altaic Family

        阿爾泰語系由中亞的阿爾泰山得名,現在主要分布在中國、蒙古、土耳其以及一些中亞國家。使用阿爾泰語系各種語言的人民早期是中國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烏桓、鮮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滿各個民族在這一地區直至西亞和東歐都曾建立國家。由于統治權不穩定、戰爭、遷移等原因,居民流動性很大,和其它語言接觸很多,阿爾泰語言發展歷史就比較復雜。

         

        阿爾泰語系分為突厥、蒙古、滿—通古斯三個大語族。

         

        (一) 突厥語族(Turkic Branch):

        突厥語族中的土耳其語是阿爾泰語系最西邊、使用人口最多的一種語言。很多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的語言也都是突厥語族的成員,如阿塞拜疆語、土庫曼語、哈薩克語、吉爾吉斯語、烏茲別克語;另外還有韃靼語(Tatar)、維吾爾語、巴什基爾語(Bashkir)等語種。中國境內的有些少數民族的譯法略有不同:“烏茲別克族”譯為“烏孜別克族”;“吉爾吉斯族”譯為“柯爾克孜族”;“韃靼族”譯為“塔塔爾族”。

         

        (二) 蒙古語族(Mongolian Branch):

        蒙古語使用于蒙古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北方的蒙古族。蒙古國使用西里爾字母,中國的蒙古族仍然使用一種豎寫的拼音文字。

         

        蒙古語族的小語種有布利亞特語(Buryat),卡爾梅克語(Kalmyk)。

         

        (三) 滿—通古斯語族(Manchu-Tungusic Branch):

        這個語族包括西伯利亞地區的埃文基語(Evenki),或通古斯語(Tunguse),以及滿語、錫伯語(Sibo)等。但中國境內的滿族人大都只能說漢語。

         

        早期曾經把烏拉爾語系和阿爾泰語系并稱為“烏拉爾—阿爾泰語系”。后來經深入研究發現更多相異特性,不應合并為同一語系。

         

        另外有的語言學家主張把日語和朝鮮語也劃入阿爾泰語系,因為它們和阿爾泰語言確有共同特質。但大量相異成分又難于解釋,因此也有很多人認為它們屬于阿爾泰語系只是假說。還有很多人認為日語、朝鮮語語系歸屬未定,或自成一支。關于日語、朝鮮語的劃分問題,至今未有定論。

         

        日語使用漢字及兩套假名。朝鮮語過去使用漢字,現用一套600多年前其獨創的一種拼音文字系統。日語和朝鮮語的敬語發達,根據說話者和說話對象的地位不同,采取不同的詞匯或敬語形式。另外日語中不同性別的人用詞也有差異。

         

        阿爾泰語系,包括日語、朝鮮語都是典型的黏著語(粘著語):以在詞根后加構詞附加成分為派生新詞的主要手段,以在詞干之后加語法粘附成分為形態變化的主要手段。

         

        在語音結構上,阿爾泰語系的語言,包括朝鮮語,都有“元音和諧”的特性。所謂元音和諧是指,元音根據發音位置前后不同分為陽性、陰性兩類,在同一個詞里要么都是陽性元音,要么都是陰性元音。例如,土耳其語構成復數的詞尾有兩種:-lar-ler。at(馬)構成復數為atlar;而ev(房子)的復數為evler。

         

        六、高加索語系(Caucasian Family

        高加索語系由黑海和里海之間的高加索山脈得名。其南支的卡爾特維里語族(Kartvelian Branch)中最主要的語言是格魯吉亞語,其它語言還有明格雷利亞(Mingrelian)、拉茲語(Laz)、斯凡語(Svan)。西北支的阿布哈茲—阿第蓋語族(Abkhaz-Adyghean Branch)主要包括阿布哈茲語(Abkhaz)、阿第蓋語(Adyghe)、卡巴爾達語(Kabardian)、阿巴茲語(Abaza)等等。東北地區主要有車臣語(Chechen)、印古什語(Ingush)、達吉斯坦語(Daghestanian)、阿瓦爾語(Avar)、萊茲金語(Lezgin)、拉克語(Lak)、列茲吉語(Lezgi)、塔巴薩蘭語(Tabasaran)等。

         

        高加索語言的普遍特點是存在大量復雜的輔音簇。有種已消亡的高加索語言包含多達81個單個輔音。俄羅斯南方的卡巴爾達語只有3個元音,而且在實際話語中常常消失。很難想象人們說話都是輔音是什么樣子,也許由于地處高寒地區,人們有意避免張口發元音,以提高語速并減少熱量損失。

         

        七、南島語系(Austronesian Family

        或稱“馬來—玻利尼西亞語系”(Malayo-Polynesian Family)。該語系從印度洋、馬來半島、東南亞,越過太平洋直到復活節島,由一千多種語言組成。該語系的使用者據說最早起源于黃河谷地,公元前2500年左右經臺灣遷移到菲律賓,公元前約1000年進一步遷至印度尼西亞、太平洋諸島嶼。南島語系包括五個分支:

         

        (一) 臺灣語族(Formosan Branch):

        包括臺灣本土的阿美語(Amis)、泰雅語(Atayal)、排灣語(Paiwan)、鄒語(Tsou)。這些語言的使用者都是臺灣原住民。

         

        (二) 印度尼西亞語族(Indonesian Branch):

        又稱馬來語族,是南島語系最大的一支。其中的馬來語作為一種貿易和文化的語言在許多地方使用。馬來語曾使用阿拉伯字母,20世紀改用拉丁字母。該語族還包括印度尼西亞的諸多語言如印尼語、爪哇語、巽他語(Sundanese)、馬都拉語(Madurese)、巴厘語(Balinese)等等;及許多菲律賓語言,如比薩亞語(Visayan)、他加祿語等。

         

        此外還有一個遙遠的分支叫做馬爾加什語(Malagasy),它是非洲南部島國馬達加斯加的國語。1500年前,一部分人從印度尼西亞渡過印度洋來到馬達加斯加島。他們盡管已成為非洲人,風俗習慣也變得非洲化,但語言仍然表現南島語的特點。

         

        (三) 密克羅尼西亞語族(Micronesian Branch):

        包括較小地區的語言,如馬紹爾群島語(Marshallese)、吉爾伯特群島語(Gilbertese)、雅浦島語(Yapese)、瑙魯語(Nauruan)等等。

         

        (四) 美拉尼西亞語族(Melanesian Branch):

        包括斐濟語(Fijian)、所羅門群島語(Solomonese)等。

         

        (五) 玻利尼西亞語族(Polynesian Branch):

        包括新西蘭的毛利語(Maori)以及太平洋中靠東面的一些島嶼的語言,如薩摩亞群島語(Samoan)、塔希提島語(Tahitian)、夏威夷語(Hawaiian)、復活節島語(Rapa Nui)等。

         

        不難發現這些語族名稱普遍帶有-nesian詞根。從字面意思看,Austronesian意為“南島”;印度尼西亞(Indonesian)意為“印度島”;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n)意為“小島”;美拉尼西亞(Melanesian)意為“黑島”;玻利尼西亞(Polynesian)意為“群島”。

         

        南島語系語言的名詞、動詞形式變化很簡單。馬來語沒有時態或格的變化。復數通過重復詞根完成,如anak:小孩;anak anak:孩子們。

         

        太平洋諸語中代詞變化復雜。物主代詞“我們/我們的”在有的太平洋語言中要細分為“暫時性屬于”(如汽車、書本),和“永久性屬于”(如身體器官)。有的語言的指示代詞“這”分為三種變化,一種指示看得見的物體;一種用來指示說話時看不到但存在的物體;一種指示不存在的事物。還有的語言中的人稱代詞“我們”分為“包括說話對象”和“不包括說話對象”兩種。美拉尼西亞語的復數人稱代詞還有三種數的變化:雙數aijumrau(我們倆);三數aijumtai(我們仨);復數aijam(我們)。

         

        太平洋語言另一特點是輔音、元音數量較少。夏威夷語僅有8個輔音(H、K、L、M、N、P、W、喉塞音)和五個元音(A、E、I、O、U)。他加祿語和毛利語采用“謂—主—賓”的語法形式。馬爾加什語為“謂—賓—主”。

         

        八、南亞語系(Austroasiatic Family

        南亞語系分布在印度東部至中南半島的亞洲東南部地區。一般分為三個語族。

         

        (一)越芒語族(Viet-Muong Branch):

        該語族包括越南語、芒語(Muong)(兩者都是越南境內的語言)。

         

        (二)孟—高棉語族(Mon-Khmer Branch):

        該語族主要包括孟語(Mon),曾經的泰王國的主要語言,現在使用于緬甸、泰國、中國和越南的零星地區;高棉語,柬埔寨的國語;尼科巴語(Nicobarese),位于蘇門答臘西北的尼科巴群島;卡西語(Khasi);中國境內(主要云南?。┑呢粽Z、布朗語(Blang)、德昂語(Deang)等。

         

        (三)捫達語族(Munda Branch):

        捫達語族語言零星分布于印度北部地區,包括捫達語(Munda)、科爾庫語(Korku)等近20種語言。

         

        南亞語系中越南語具有聲調,其余語言沒有聲調。前面漢藏語系中提到,有學者認為“侗臺”和“苗瑤”兩個語族屬于南亞語系。

         

        九、達羅毗荼語系(Dravidian Family

        在前文“印歐語系”中提到,印度北部語言大多屬于印歐語系,但南部語言與北部差距甚遠。印度南方大部的語言屬于達羅毗荼語系。該語系的一顯著特點是發音難度大。

         

        達羅毗荼語系包括的大語種有泰米爾語,使用者約一千八百萬人,分布于印度的泰米爾省、斯里蘭卡北部、馬來西亞,同時也是新加坡的四種國語之一;馬來雅蘭語(Malayalam),約有六百萬人使用;泰盧固語,約二千四百萬人使用,分布于印度東南沿海馬德拉斯以北的地區;卡拿拉語(Canarese),約一千萬人使用于孟買地區的卡拿拉。這些語言使用各自的書寫系統,具有彎曲、圓弧形的典型南印文字特征。

         

        另有一種達羅毗荼語叫做婆羅灰語(Brahui),有17萬人使用,在俾路支山區。

         

        達羅毗荼語普遍具有卷舌輔音(一稱頂音),該特征是受印歐語系的印度語族語言影響而來。發這種音時,舌面卷起,舌尖抵住硬腭。這也是印度境內諸語的顯著特征。另外,達羅毗荼語多表現黏著特征,名詞格的變化復雜。

         

        一般認為達羅毗荼語系發源于現在巴基斯坦境內的印度河谷,曾經覆蓋過整個印度次大陸。

         

        十、尼日爾—剛果語系(Niger-Congo Family

        尼日爾—剛果語系包含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陸的共900多種語言。該語系起源于西非,逐漸遷徙至非洲東南部。

         

        非洲國家的疆界并不完全反映語言的劃分,而更多展現的是其被殖民的歷史,所以非洲諸語言常常不按國界劃分,通常一種語言可能被幾個國家同時使用;同樣,一個國家也可能有多種互不相同的語言。

         

        尼日爾—剛果語系包括九個語族,主要語言有:非洲西部的弗拉尼語(Fulani),使用于尼日利亞、喀麥隆、馬里、幾內亞、岡比亞、塞內加爾、毛里塔尼亞、尼日爾、布基納法索;馬林克語(Malinke),用于塞內加爾、岡比亞、幾內亞、馬里、科特迪瓦;門德語(Mende),主要使用于塞拉利昂;特維語(Twi),用于加納;埃維語(Ewe),用于加納、多哥;莫西語(Mossi),用于布基納法索;約魯巴語(Yoruba),用于尼日利亞;伊波語(Ibo),用于尼日利亞;科佩勒語(Kpelle),用于利比里亞;沃洛夫語(Wolof),用于塞內加爾;方語(Fang),用于喀麥隆、加蓬、幾內亞。

         

        非洲東南部從幾內亞到蘇丹這條地帶南面,有一大群班圖語族(Bantu Branch)的語言。班圖語族數量眾多,使用者約五千萬人。使用者最多的一種是斯瓦希里語,用于坦桑尼亞、肯尼亞、烏干達、盧旺達、布隆迪等地;其余包括烏干達的干達語(Ganda),盧旺達的盧旺達語(Ruanda),布隆迪的隆迪語(Rundi),剛果(金)的魯巴語(Luba),剛果(金、布)的林加拉語(Lingala),剛果語(Kongo),剛果(金)、贊比亞的貝姆巴語(Bemba),津巴布韋的肖納語(Shona),津巴布韋和南非的恩德貝勒語(Ndebele),博茨瓦納的茨瓦納語(Tswana),南非的祖魯語等等。

         

        非洲南部語言普遍用聲調表達語法意義(偶爾用于區別詞義)。剛果的班達語(Banda)有三種調,當地人也使用三調的鼓來傳遞信息。埃菲克語(Efik)有四調,m、n當作元音使用。

         

        尼日爾—剛果語系的大部分語言使用豐富的前后綴來修飾名詞和動詞,名詞、動詞從不單獨出現。弗拉尼語有18個名詞限定后綴;恩德貝勒語有16種名詞限定前綴和豐富的表達親屬關系的詞語,如u-baba(我的父親)、u-yihlo(你的父親)、u-yise(他的父親)。

         

        肖納語有200多個描述“走”的詞語,如mbwembwer(搖晃屁股走),chakwair(在泥中咯吱咯吱地走),donzv(拄著拐杖走),panh(長距離地走),rauk(大步走)等等。弗拉尼語名詞通過變換詞首輔音來表達語法意義,如jese(臉),gese(臉的復數),ngesa(大臉)。

         

        班圖語族采用五進制,數字六用“五加一”表達。許多非洲部落語言中有吸氣音、咂嘴音等古怪的輔音。

         

        十一、其它語系

        除了前面這十大語系,世界上還有一百多種小語系散布各地,有許多土著語、原始部落的語言還沒能完全為語言研究者了解和認識。在本文的最后章節,簡要介紹一下尚未涉及的部分非洲語言、美洲大陸的土著語言、未界定語系或獨立不屬任何語系的語言。

         

        非洲東北部尚有尼羅—撒哈拉語系(Nilo-Saharan Family),包含諸如埃及南部和蘇丹的努比亞語(Nubian)、肯尼亞北部的丁卡語(Dinka)和瑪賽語(Masai)等語言。該語系發源自埃塞俄比亞山區,一萬年來并未有大遷徙,基本仍存留在發源地。

         

        非洲南部有一小撮語言屬于科依桑語系(Khoisan Family)。該語系的兩種典型語言是霍登托語(Hottentot)和布施曼語(Bushman),使用于納米比亞和南非。該語系曾覆蓋整個非洲中部和南部的廣大地區,后為遷入的尼日爾—剛果語系所取代。

         

        愛斯基摩—阿留申語系(Eskimo-Aleut Family)覆蓋西伯利亞、阿拉斯加及阿留申群島地區。主要語言為愛斯基摩人的因紐特語(Inuit)。該語言合成詞發達,通常一個動詞與眾多名詞及修飾成分合成一個復合詞表達意義,這種復合詞即相當于其它語言中的句子。

         

        阿爾貢金語系(Algonquian Family)分布在美洲大陸東北部,包括奧積瓦語(Ojibwa)、克利語(Cree)、黑腳語(Blackfoot)、密克馬克語(Micmac)、水彥語(Cheyenne)、卓克托語(Choctaw)、坡塔瓦托米語(Potawatomi)、莫希干語(Mohican)、特拉華語(Delaware)等。該語系的許多語言名詞分為兩種類似性的變化:有生命的和無生命的。

         

        位于加拿大的阿沙巴斯甘語系(Athapascan Family)包括拿瓦荷語(Navajo)和阿帕奇語(Apache)。拿瓦荷語有很多詞語來描述不同形狀、顏色和位置的物體。在拿瓦荷人眼中的世界都由幾何圖形構成,事物都通過幾何形狀來觀察和描述。

         

        伊洛魁語系(Iroquoian)同樣位于北美洲,包括切諾基語(Cherokee)、休語(Sioux)、摩荷克語(Mohawk)等。摩荷克語的主語在動詞上按照性別標記,詞序隨意,該特征與班圖語族相似。

         

        北美大陸的太平洋沿岸有一支莫桑語系(Mosan Family),包括貝拉—庫拉語(Bella-Coola)、平頭語(Flathead)和奧卡納干語(Okanagan)。這些語言的有些詞匯既可以作動詞又可以作名詞。只有通過上下文才能判斷出正確意義。

         

        北美及中美洲地區的烏托—阿斯特克語系(Uto-Aztecan Family)包括美國和墨西哥境內的河比語(Hopi)、帕帕哥語(Papago)和科曼奇語(Comanche)等。該語族的最重要的語言是拿哇特爾語(Nahuatl)。輔音tl為該語言的顯著特征之一。該語言采用五進制。

         

        墨西哥中部有奧托—曼吉語系(Oto-Manguean Family),包括7個語族150多種語言。其中很多語言有聲調。

         

        墨西哥南部尤卡坦半島及危地馬拉的瑪雅語系(Mayan Family)包括8個語族約30種語言。這些古文明的承擔者約發源于公元前800年。

         

        中美洲的大奇布查語系(Macro-Chibchan Family)包括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的加勒比海沿岸的密斯基多語(Miskito)和巴拿馬的庫納語(Cuna)。

         

        佩紐蒂語系(Penutian Family)散布于中、南美洲,最大的一支是智利的阿勞坎尼語(Araucanian)。

         

        加勒比語系(Carib Family)散布在南美洲北部的雨林地區,包括加勒比語(Carib)、帕諾亞語(Panoan)、奇基多語(Chiquito)等。其中巴西雨林中約350人使用的Hixykaryana的語序為“賓—謂—主”,這種語序為南美洲所獨有。

         

        安第斯—厄瓜多爾語系(Andean-Equatorial)覆蓋南美廣大地區,包括秘魯和厄瓜多爾印加族人的克權語(Quechua)、玻利維亞的?,斃Z(Aymara)、巴拉圭的瓜拉尼語(Guarani)、巴西的圖皮語(Tupi)及加勒比海沿岸的阿拉瓦克語(Arawak)。

         

        巴布亞新幾內亞的700多種語言還不怎么為人們知道,還在研究之中。該島上的語言可能分為六、七個大語系,一些小語系和一些獨立語言。大多數巴布亞語言的使用者只有幾千人,不為外界熟知。

         

        新幾內亞島上許多語言的共同特點是有雙數代詞,即使用不同詞語表示“我們”,“我們倆”;“你們”,“你們倆”。

         

        奇瓦伊語(Kiwai)有已知的最復雜的動詞變化結構,依靠在動詞上加前后綴來表達句子意義。例如:odi意為“給弓裝弦”,通過添加下列前后綴:ri-mi-bi-du-mo-i-odi-ai-ama-ri-go,來表達“在遙遠的將來的某個時候,他們三個人一定會為兩只弓裝弦”的意義。

         

        伊馬斯語(Yimas)有四種過去式變化,以嚴格區分動作發生的過去時間與說話時間的遠近程度。

         

        拉托卡斯語(Ratokas)只有11種發音,是已知語言中最少的。這11個音位由5個元音和6個輔音構成:A、E、I、O、U、B、G、K、P、R、T。

         

        有的語言學家認為安達曼群島和塔斯馬尼亞島語言與巴布亞語言有親屬關系。

         

        澳大利亞的約250種土著語言可大致分為23個語系。北方地區分布有其中的22個,如Bunaban,Ngaran,Yiwaidjan等。澳大利亞中南部的Pama-Nyungan語系擁有復雜的代詞系統,例如代詞“我們”有四種形式:yunmi(我們倆,你和我);mintupals(我們倆,他和我);mipala(我們所有人,包括你);melabat(我們所有人,不包括你)。Jiwarli語有三個不同動詞表示“搬運”的意義,以區分物體在手上、在頭上或在背上。

         

        澳大利亞不少土著語言使用不同詞匯與不同親屬交談。Adnyamathanha語有十套代詞系統,用于與不同的親人交談。Dyirbal語的每個詞都有兩套幾乎完全不同的詞匯。該語言名詞有四種性別。

         

        大多數土著語言的數量詞只有三個:“一”、“二”和“許多”。

         

        世界上還有很多語言不屬于任何一個語系,這些語言稱作獨立語言或語言孤島。比如日本北海道地區有一種阿伊努語(Ainu),幾近滅絕。Porome語為巴布亞新幾內亞約一千人使用,沒有文字系統。巴基斯坦控制下的克什米爾地區也有一種沒有文字的語言叫做布魯沙斯基(Burushaski)語。

         

        在法國和西班牙交界處的比利牛斯山區西部約有五十萬人說巴斯克語(Basque),它是古代伊比利亞語的殘留形式。巴斯克語采用20進制,代詞“它”有三種形式,分別指代離說話人較近距離、中距離和遠距離的事物。


        成长免费视频

          1. <track id="afjae"></track>

            1. <acronym id="afjae"></acronym>
              <optgroup id="afjae"></optgroup>